《蜜》Bal (Honey) 
分  級:

普遍級

語  言: 土耳其、德國\土耳其語發音
片  長: 105分鐘
類  型: 劇情片

製  片:

森米•卡潘諾古(Semih Kaplanoglu)
導  演: 森米•卡潘諾古(Semih Kaplanoglu)
編  劇: 森米•卡潘諾古(Semih Kaplanoglu)
歐魯昆•庫科薩爾(Orcun Koksal)
演  員:

波拉•奧塔斯(Bora Altas)
伊達•貝斯科格魯(Erdal Besikcioglu)、圖琳•歐貞(Tulin Ozen)

   

夢土耳其
約瑟夫三部曲3

記憶中的森林 蜂故意絕跡

柏林影展 金熊獎最佳影片
2011奧斯卡最佳外語片 土耳其代表

預告欣賞:
上映日期:2010 / 10 / 1 ~ 10 / 15
上映戲院:光點台北電影院
巡演資訊:10 / 27 ~ 10 / 31 新竹影像博物館11 / 5 ~ 11 / 11 高雄電影圖書館
名家導讀
★政治大學土耳其語文學系專任助理教授 曾蘭雅、李珮玲、杜爾孫
★中國時報記者 邱祖胤
★台北電影節策展人 游惠貞
★名影評 Ryan
★破報影評 陳韋臻
★名部落客 喬治
劇情介紹

在他心裡,父親不曾缺席
  約瑟夫是聰敏的孩子,熟知森林中的花草樹木,最愛隨父親設置蜂巢、採集蜂蜜,每每仰望高懸枝幹的父親,就像看到英雄,綻放滿足的笑。但他始終無法融入學校,雖積極表現,皆因口吃遭同儕嘲笑,所幸父親的愛讓他有所寄託。好景不常,因居住地蜜蜂絕跡,約瑟夫的父親必須到更深遠的森林蒐蜜,然而這一出門卻遲遲未歸,留下母親與他焦急苦盼。約瑟夫帶著信念、無懼未知,循著鳥鳴奔向林蔭深處。他堅信自己,能在黯霧中尋回父親的蹤跡。

關於【夢土耳其─約瑟夫三部曲】
by 導演 森米•卡潘諾古
  【夢土耳其─約瑟夫三部曲】的構想始於某次修改舊腳本,那故事大致與《乳》差不多。我將主角定為約瑟夫,然後開始想像這年輕人未來成年和過去孩提時的模樣,前者演變成《卵》,後者發展成《蜜》,三部曲如此醞釀成形。
  我從《卵》往回拍到《蜜》,一層一層剝掉主人翁的外殼,直達他的生命核心。我們能將三部曲視為一大段倒敘,但三部片並不具時序邏輯,皆發生在時下,只是各自身處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關係和不同的經濟標準。
  有人問,三部片中的約瑟夫是否為同一個人?我選擇不答,以免毀壞角色的神秘性,限制三部片之間的詮釋,低估電影的奧秘。 
導演筆記

我自己的過往經歷
  我汲取自己的過往經歷塑造主角約瑟夫,所以說,部分的約瑟夫就是我的化身。在寫三部曲的劇本時,我參照了自己的年少與童年時光,而我相信這樣便能確實處理好約瑟夫的生活和困境。我的童年也提供《蜜》的劇本一些參考,如我在學校嘗試學習讀寫時所遇到的煩惱、那些大人沒有解答我的問題、關於自然的極端殘酷和豐富……某種程度上來說,當一個孩子用好奇心去發現這世界,也會因此形塑他的個性。一個偶然的誤會導致天真的錯誤、夢境、愉悅和悲傷,讓他碰觸到真實。我希望《蜜》讓我們碰觸到約瑟夫的真實。

非凡之境
  對約瑟夫和他的父親亞庫而言,森林宛如童話之境,其中更是富含奧秘。他們穿梭其中討生活,行蹤忽隱忽現,如入神奇領域。這裡的森林充滿擎天古樹和各種神秘動物,要找到如此超聖非凡的開闊樹林難度極高。我拼命想找到一座森林能同時適合設置蜂箱,又符合我想在《蜜》一片中創造的視覺宇宙。我們曾在不同林地拍攝,特別是在那些蜂箱已設置了好幾世紀的地方。這些森林個別位於不同海拔高度,相距30至40公里,他們都擁有許多不同種類的樹木。

養蜂人亞庫
  約瑟夫的父親亞庫是個養蜂人,專門收集黑蜂巢的蜂蜜,這種蜜是世界上最優質的品種之一,在當地也很獨特。這種具療效的蜂蜜對在地居民來說是舊世界與原始自然、神聖知識的本質精華。然而越來越少人從事養蜂工作,亞庫的工作很快就會絕跡。這樣艱辛的勞動工作得在山區的高大樹頂設置特製蜂箱,危險程度和辛苦成正比。約瑟夫對父親的欽佩無疑是因為亞庫所從事的非凡工作。在我的觀點看來,這與約瑟夫未來立志寫詩有共同之處。

父親的缺席
  如果只看前兩部曲,我們不能說約瑟夫的生命沒有父親一角。在終部曲《蜜》中,我們了解約瑟夫童年與父親同住,父子倆的關係也非常緊密。關鍵在於約瑟夫如何經驗之後父親的缺席,他如何用其他方式彌補這樣子的缺憾。從精神分析的角度來看,年幼喪父讓約瑟夫藉母親發展權威關係,即《乳》所呈現;或許這就是在《卵》中,讓他如此脆弱、內向、優柔寡斷,並讓他重新發現自己的深層原因。
  但所有這些心理學的事,在故事中我都沒多加留意。我試圖描繪和反映的情況要更精神層面。我試著去指涉某種更超越的力量,而不是像心理學實驗室那樣分析我們的存在,將生命侷限在因果關係。

在黑海岸附近拍攝
  《蜜》在Camlihemsin這個小城鎮和其週遭拍攝,這裡位於土耳其東北方黑海岸的日澤省(Rize)。我會選擇這個地區是因為它的自然環境,這地區也是唯一擁有我尋找已久的特色森林地景。
  然而,該地區的地理條件讓我們在拍攝期間吃盡苦頭,特別是在森林裡拍攝時。某些地方我們只能開車上去,然後我們必須下車扛著器材徒步前往非常遙遠的拍攝地點,而且還在很陡峭的地方拍,人幾乎站不住腳。黑海沿岸的天氣也非常變化莫測。我們常常能在一個小時內就經歷下雨、出太陽和起霧。因此我們在連戲的拍攝上遭遇到非常大的困難。當我翻閱日記,我發現48天裡就有39天下雨。

人類的童年
  如果我們去定義現代是人類的成年,我就可以說拍攝《蜜》的場景仍正處於人類的童年。我們在一個快要被遺棄的山村中工作,而要離開山村的人,仍只能試著倚靠古老傳統和根據自然界制定的條件和規則生存。在這樣的地方,我們親眼目睹人類為了建設火力發電廠,而破壞了天然水資源。這是個亟待解決的問題。

約瑟夫的口吃
  約瑟夫的口吃發生在小學入學開始學讀寫的時候。當他獨自和爸爸在一起時可以逐字逐句將文章唸出來。但在課堂中,他會因為太緊張而口吃。當同儕嘲笑他,他變得更加沉默孤僻。就像《乳》中,高中剛畢業的約瑟夫面臨無法服役的狀況一樣,在《蜜》一片,他無法在同學面前成功朗讀,這成了童年約瑟夫的一個轉折點。將課文好好唸完得到徽章,對剛入學的孩子非常重要。遭受挫折被同學當作笑柄讓約瑟夫退回自己的殼,他將和文字與詩歌發展出強烈關係。

尋找童年版約瑟夫
  我們在該區的各個都市、城鎮和村莊裡找尋理想的約色夫有好幾個月。我們去了所有小學看過一年級的小朋友,希望找到《卵》與《乳》中的約瑟夫兒童版。但見過的數百名男童中,沒有一個能讓我信服。經過2個月,我決定換個地區尋找。這個決定風險很高。我的助理和選角人員找了許多小朋友,但都比較像其他的次要角色,毫無進展。
   後來我們從原先的地方移到100公里外的新地點進行選角。當地居民很少,由於失業和人口外移,大部分都是老人,孩子更少,要找到理想中的約瑟夫希望不大。不過有一天,當我結束選角工作在回程路上,我看到波拉在騎腳踏車。我下了車跟他自我介紹,我立刻覺得他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約瑟夫。他是個敏感、聰明的孩子,擁有自己的宇宙和能量。

將波拉轉變成約瑟夫
  在拍攝《蜜》的時候,我們的小男主角波拉•奧塔斯(Bora Altas)才7歲。波拉跟我寫的約瑟夫個性相距甚遠。波拉外向活潑,但他得演戲,我們無法讓他呈現原來的個性,但要讓他演約瑟夫也很難。在這方面我們很努力,也投注不少時間,每一場戲我都盡量跟波拉解釋清楚約瑟夫正在做什麼。基於彼此信任,我們建立起很穩固的關係。我可以說,跟波拉工作的方式與成人演員是一樣的。波拉很勇敢,他將自己交給我,而我從沒濫用我對他的信任和欽佩。我試著讓一個年幼的孩子專注在他的角色,在這方面我學到很多。因為我沒有小孩,我沒有和孩子相處的經驗。我永遠忘不了波拉和其他孩子們的熱情與支持。我想藉此對女演員圖琳•歐貞(Tulin Ozen)和兒童表演指導庫塔伊•珊帝西(Kutay Sandikci)致上謝意。沒有他們的幫忙,我就無法拍到這些小朋友的最佳演出。

靈性寫實
  過去四年,我在前製、拍攝和後製約瑟夫三部曲的過程中,經歷並學到許多東西。同時這也是個過程,讓我能試著形塑自己的電影風格─我暫且稱之「靈性寫實」(spiritual realism)。
  這段期間,我不僅質疑諸如視覺意象、演員、音效、地點和時間等電影要素,也對技術人員、資金來源和我開發與運用資金的方式思考再三,我的確從中學到教訓。透過影片,我們可以從中發現、甚至定義拍這部片的人,這不只是對導演而言,對劇組所有人員亦如是。例如我的母親,她本身在《卵》與《乳》中有客串一角,當她看到《卵》中的房子,她告訴我那房子跟我小時後住的舊家極為相像。我的母親深受這房子啟發,告訴我很多以前我們從沒聊過的細節和我從不知道的家族故事。我之後有運用一些在《乳》與《蜜》之中。

導演介紹
滲透夢與神話、輻射愛與情感的光影詩人
森米•卡潘諾古 Semih Kaplanoglu
  地處歐亞交界的土耳其,在繽紛文化的撞擊下,誕生了幾位風靡世界的文藝巨匠,如《我的名字叫紅》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奧罕帕慕克(Orhan Pamuk)、《伊斯坦堡的幸福》土耳其國寶作家李凡納利(O.Z. Livaneli)、《遠方》《適合分手的天氣》《三隻猴子》土耳其首席電影大師努瑞貝其錫蘭(Nuri Bilge Ceylan)。現在,你絕對不能忽視這個名字:森米卡潘諾古。
   卡潘諾古以黑馬之姿於影壇崛起,連續三年以【夢土耳其─約瑟夫三部曲】驚艷坎城、威尼斯、柏林三大影展,終部曲《蜜》更擒下柏林影展金熊獎最佳影片,成為土耳其首位獲此榮耀的導演,奠定了卡潘諾古的大師地位。
  卡潘諾古1963年生於土耳其伊士麥,1984年畢業於Dokuz Eylul大學美術學院電影電視系,接著搬到伊斯坦堡從事廣告文案,再轉換跑道擔任攝影助理,參與過兩部獲獎紀錄片,之後自編自導52集連續劇,獲得空前成功,並在廣告領域斬獲不少。文采傲人的卡潘諾古曾於1987年到2003年間,發表多篇關於造型藝術和電影的文章,並被翻譯成多國語言刊載於知名雜誌期刊。
  2001年,卡潘諾古拍了第一部長片《Herkes Kendi Evinde》(Away from Hom),來自國際的肯定讓他更專注發展電影語言。經過潛沉,2005年推出第二部劇情長片《Melegin Dususu》(Angel's Fall),於柏林影展首映廣受注目,讓許多觀者對「卡潘式」電影印象深刻。
  不久,卡潘諾古便創立製作公司「卡潘電影」(Kaplan Film Production),接著在2007年推出第三部長片,也就是其代表作【夢土耳其─約瑟夫三部曲】的首部曲《卵》(Yumurta)。這部片不但入選坎城影展「導演雙週」,更囊括「土耳其奧斯卡」安塔利亞影展(Antalya IFF)金橙獎6項大獎,一口氣橫掃超過30座國際獎項!2008年二部曲《乳》(Sut)也獲邀多國影展映演並斬獲多座獎項,更入選威尼斯影展競賽片角逐金獅獎,並在伊斯坦堡國際影展獲得費比西國際影評人獎,成就斐然。
  在終部曲《蜜》(Bal)當中,卡潘諾古一舉將導演風格推向新境界。靜謐如詩的光影滿溢情感,簡約流動的敘事蘊含豐富的神話哲思,精緻攝影更捕捉到絕美的自然景緻,處處細微、處處宇宙,不論格局與手法都令人折服,不愧為土耳其電影新巨擘!

Bal (Honey)

Director:Semih Kaplanoglu
Screenplay:Semih Kaplanoglu, Orcun Koksal
Starring:Erdal Besikcioglu, Tulin Ozen, Alev Ucarer
Country:Turkey | Germany
Language:Turkish
Run time:105 mins
Release Date:2010 / 10 / 1

Synopsis:
Yusuf is an only child who lives with his parents in an isolated mountain area. For the young boy, the surrounding forest becomes a place of mystery and adventure when accompanying his father on the job. Yusuf watches in admiration as his beekeeper father Yakup hangs specially-made hives at the top of the tallest trees. With the skill of a tightrope acrobat, he must often suspend dangerously from the uppermost branches to gather honey. The strong bond that he has with his father cannot protect Yusuf from becoming an outsider during his first year of school. Yusuf's stutter shames him in front of his classmates during oral reading assignments. Yusuf's anxieties escalate when his father must travel to a faraway forest on a risky mission. His father gone, Yusuf slips into silence to the distress of his pretty young mother Zehra. Days pass and Yakup still does not return. Yusuf sees his mother becoming sadder everyday. Yusuf summons all of his courage and goes deep into the forest to search for his father. A journey into the unknown...

 

佳映娛樂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2005 Joint Entertainment International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