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 水》WATER
分  級: 保護級(暫定)
語  言: 印度語發音 (2005)
片  長: 114分鐘
類  型: 愛情文藝
導  演: 蒂帕梅塔(Deepa Mehta)
編  劇: 蒂帕梅塔(Deepa Mehta)
演  員: 麗莎.雷(Lisa Ray) 飾演 卡麗安妮(Kalyani)、約翰.亞伯拉罕(John Abraham) 飾演 納拉揚(Narayan)、希瑪.比斯瓦(Seema Biswas) 飾演 莎肯塔拉(Shakuntala)、曼諾拉馬(Manorama) 飾演 麥杜馬提(Madhumati)、莎拉拉(Sarala) 飾演 秋雅(Chuyia)
上映日期:2006/5/12 晚場起
上映戲院: 長春戲院
DVD發行日期: 2006/10(勝琦國際多媒體)
觀賞預告:
中文官網:www.j-ent.com.tw/water
劇情介紹:
對小女孩來說,結婚是很遙遠的事,更遑論是守寡了。然而在糖果的哄騙之下,八歲的秋雅正和七十歲的老翁舉行婚禮,只不過這場 天真無邪 的婚禮竟在幾天之後成為喪禮,而八歲的秋雅也被父親送去寡婦之家﹐開始荒謬的守寡。

在寡婦之家裡,活潑可愛的秋雅為苦難的寡婦們帶來暫時的歡樂,然而為了討生活,她們被迫成為賣淫的工具,為上流階級的男性提供性服務。有些人默默地接受了命運的安排,有些人仍對未來懷抱憧憬。年輕美麗的寡婦卡麗安妮便冒著大不諱的罪名,與正直公義的律師納拉揚譜出一段戀曲,然而愛情真能為卡麗安妮帶來自由與幸福嗎?

恆河孕育生命,卻也蘊藏著滄桑與犯罪的氣息。在這個不平等的階級社會中,寡婦們正尋找著永恆的信念,以堅定生命的延續。

在印度的階級社會中,除了男女不平等之外,寡婦還是不幸與不潔的象徵。電影中展現1930 年代 時 印度教對待寡婦的不公平教義,在傳統的印度教中,女人只是男人的附屬品,當丈夫死去,妻子只有三種選擇:與丈夫一起火化、改嫁給丈夫的兄弟、或是進入寡婦之家守貞。但直到今日,印度對於寡婦的不合理約束依舊存在 ﹐尤其在鄉間 。

電影花絮
在 2000 年時, 導演 蒂帕梅塔不顧印度政府的反對,開拍《禍水》,但一些印度教的極端份子卻以燒毀底片和電影佈景等做法,決意要阻止影片的拍攝,他們說 此片 劇本「粗俗」,是對「道德的褻瀆」。但在五年後,梅塔將《禍水》偽裝成另一個片名《滿月》,並更換了演員,將拍攝地點移至斯里蘭卡,秘密進行拍攝工作,在這期間, 喬治盧卡斯曾在 綜藝雜誌 (Variety) 上發表一篇整版文章,大力支持蒂帕梅塔為了拍攝《禍水》這部影片而與印度當權者奮鬥的 努力 。

最終,這部花費 180 萬美元的電影殺青了,但相關的事情並沒有結束。當電影上映時,宗教極端份子大肆盡情污衊,連蒂帕梅塔自己的生命都面臨到威脅,所以當她得知《禍水》將是多倫多國際影展的開幕片時,她感到非常開心:「在我完成了《禍水》之後,我覺得我已經可以退休了,我真的感到非常的滿足!」

在這部備受爭議的影片裡,那位美麗動人、勇敢追求愛情的寡婦 --- 卡麗安妮一角,原本曾考慮由 「印度芭比」艾許維亞瑞伊( Aishwarya Rai )或是曾演出《塵土》( Earth )的娜迪塔丹斯( Nandita Das )擔綱演出,但導演蒂帕梅塔最後仍決定由麗莎.雷 (Lisa Ray) 演出卡麗安妮,因為她認為麗莎的眼睛有種純潔的情感,能深深地打進觀眾的心裡。

電影中的印度風情

紗麗( sari
紗麗是印度最有特色的國服,在印度古代雕刻和壁畫中經常見到身披紗麗的婦女形象。據說,紗麗出自印度一位織布能手,他在長期織布與裁剪過程中,發明出不需一針一線便能織出裹住女體曲線的服裝。

所謂「紗麗」,只是一塊一米多寬、五六米長的布料。穿著時自腰部纏起,繞過胸前,一端搭在肩上,用別針別住。有些印度婦女喜歡在紗麗上綴上花卉、幾何圖形等各種圖案,最後加上一道美麗花邊。

由於部落、語言、風俗、信仰和習慣各不相同,印度紗麗的式樣也多種多樣。比如漁家女喜將紗麗的衣片折疊在兩腿之間,塞在腰後,便於水上生活﹔農村婦女因農活較髒,愛穿短紗麗。紗麗也因穿者的貧富而不同,窮人穿的紗麗大都是棉布或粗麻所做,貴婦人則穿的是絲綢或薄紗的紗麗,上綴以金絲銀線織成的圖案裝飾。 若?麗只披捲到腰部,則說明她仍然是未婚,歡迎小伙子前來求?;若?麗從頭披到?,則說明她已經出嫁了。在《禍水》中的寡婦們穿著的紗麗都是從頭披到腳的純白色,象徵著寡婦在丈夫過世後仍必須守貞並保持著純潔。


得獎紀錄

2005 多倫多國際影展開幕片
西班牙瓦拉杜利德國際電影節青年影評人大獎
2006 溫哥華影評人協會最佳女主角與最佳導演雙料大獎
「加拿大奧斯卡」金尼獎最佳女主角、最佳配樂以及電影藝術成就獎
曼谷國際影展最佳電影獎


關於導演
蒂帕梅塔 (Deepa Mehta) 於 1949 年出生於印度的阿木里查( Amritsar ),她在 1973 年 移居加拿大 。童年時期的她因為父親是電影發行商和戲院經營者的關係,所以一直都在電影的環境中成長。求學時代研讀哲學的她,直到在當地的 「電影工作坊」 打工兼差,學習如何製作聲音和攝影以及剪接的技能之後,才發現她有多麼地熱愛電影,也完成了第一部屬於她自己的紀錄片。

雖然梅塔沒有受過正規的電影製作訓練,但她也開始為兒童製作紀錄片和寫劇本。 1991 年時,她製作並執導了她的第一部影片《山姆與我》並獲得了坎城影展的肯定。 1992 年開始,她在喬治盧卡斯的印第安那瓊斯系列電影中擔任其中一集的客座導演,接下來的幾年 她自己的片子一部接一部開拍,並在各地嶄露頭角 ﹐ 獲得獎項。在 1994 年時,梅塔執導了印第安那瓊斯系列的最後一集。

對於出生在印度卻在加拿大生活的這個身份,梅塔曾經感到很迷惘。在加拿大,她被稱作是「有色人種」,但在印度,她卻又被稱做是「非當地住民」,梅塔認為,重點並不在於她到底應該屬於哪一個地方,而是在於她不喜歡被人貼上標籤的感覺,不過現在,她決定要快樂的做自己就好。梅塔認為她就像是文化的混血兒,所以她決定以每半年換一個國家居住的方式來拒絕去選擇她該成為哪個地方的人,因為蒂帕梅塔就是蒂帕梅塔。

梅塔以拍攝電影的方式,致力於挑戰印度盲目的傳統,並希望跳脫窠臼。「將電影中的場景放在印度是非常重要的,因為這些故事的確就發生在這裡,這是屬於印度的小宇宙,這是對傳統的挑戰,我非常希望可以打破印度的成規,打破在主權統治、王公貴族和神秘主義之下所產生的那個異國情調的印度。異國情調的印度並不真實存在。」梅塔說。

導演 Q&A

《禍水》﹝ Water ﹞這部片名的意義是什麼?
水總是流動著,而不流動的水則會產生出問題。在這部時間背景為 30 年代末期的電影中,很多人已經超過兩千年都依照著宗教教義的規定而過著嚴謹的生活。直到今日,人們仍然遵循著教義,這也就是為什麼在印度仍有數以百萬的寡婦存在。我認為傳統不應該是這麼死板的,他們應該像活水般流動著。

在過去五年裡,你曾經想過要放棄這個拍片計畫嗎?
從來沒有,但是我在這期間也 拍 了另外兩部電影 — 《 好萊塢有個寶萊塢 》﹝ Bollywood, Hollywood ﹞ 和 《愛的共和國》 ﹝ Republic of Love ﹞,因為我需要遠離那些爭議 、 痛苦以及背叛的感覺。

你曾經說過很多次你不會去製作有爭議性的電影。
沒錯,不幸的是人們總是在討論這幾部電影裡的爭議性。我想做的只是一部能讓人思考的電影,來幫助我們去了解自己的社會。

你如何讓這個拍攝計畫保密呢?
它自己本身就是一個秘密了﹝笑﹞。我們有包括約翰•亞伯拉罕、麗莎•雷、希瑪•比斯瓦等充滿 自信 的演員,而且我們創造了一個 假象 。我們說我們正在拍攝的電影叫做《滿月》﹝ Full Moon ﹞,有些人 以為 我們正在拍的是 《 好萊塢有個寶萊塢 》 的續集,所以我們也就讓這個 假象 持續下去。

你是否曾經對你自己說,你一定要完成這部電影來告訴那些反對者說﹐你不會因為威脅而退縮?
從不。我不認為這個方法是好的或是正確的。我想完成這個電影只是因為它是人生三部曲的最後一部,而它處理的議題是關於宗教上的政治。作為一個電影創作者,完成這部電影是我渴望的目標。

為什麼基本教義派的人會如此的反對這部電影?
我認為這是因為《禍水》反映了印度社會的真實情況。印度教基本教義派的人正在 大張旗鼓 ,他們以不寬容的態度去對待其他信仰的人,因此我們成為了容易攻擊的目標。

你已經找到印度的發行商來發行這部電影了嗎?
我們還沒有送任何拷貝到印度,但已經有幾個片商抵達了多倫多來看這部電影。我希望這電影能在印度 大量發行 ,雖然有些人仍然認為這部電影以消極、反面的態度來描繪印度,但你仍然可以在片中看到甘地為印度帶來深刻的影響。

因為你曾經在印度有過這些恐怖的經驗,那麼你還會想要在那裡拍另一部電影嗎?
除去印度的混亂與官僚政治,我非常喜愛在那裡拍電影。畢竟我是在印度成長,而且看著寶萊塢的電影長大的,再加上我爸爸他是北印度的片商。

你在拍攝《禍水》的過程中遇過最氣餒的事是什麼?
應該是我們必須在斯里蘭卡重新創造出一個印度。雖然我們無法在斯里蘭卡重現瓦拉納西( Varanasi ),不過我們盡量表現出「浴火重生」( burning ghats )的意義。

但這樣的話你不就失去了在瓦拉納西的場景了嗎?
沒錯,但是瓦拉納西就只是一個背景而已,而寡婦之家是可以出現在印度的任何地方的。

你在你爸爸身上學到了什麼人生課題嗎?
我爸爸 曾說過 ,在人生中你永遠不能確定兩件事情,那就是:死亡什麼時候會來臨,以及這部電影的票房將會怎樣。


影評讚賞

「蒂帕梅塔的《禍水》聰明且迷人,為不可能的愛和可能的希望創造了一個動人的寫照。」
---Denis Seguin in Toronto\Screen International

「 這是一部十分動人的電影 , 它在高品質的製作之下 , 巧妙地融合了龐大的社會政治層面以及人與人之間親密的情感 ……明快的故事節奏更襯托出角色在平靜中所展現出的尊嚴 , 並強化這部電影的意義。」
---Eddie Cockrell\ Variety

「《禍水》,一個扣人心弦的故事!」
---Susan Walker \ Toronto Star


佳映娛樂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2005 Joint Entertainment International Inc.